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获胜,引硅谷多位大佬不满

      美国轰轰烈烈的总统大选已经结束了,在大选中特朗普爆冷击败了希拉里,赢得了美国总统选举。这让很多希拉里的铁杆支持者很不满,例如硅谷的IT从业人员。在硅谷中,很多人对选举结果感到失望,下面一文章报道,有兴趣的朋友一起来看看吧!

硅谷
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山姆·奥特曼

  彭博社今天撰文称,与希拉里相比,特朗普在很多政策上的观点都不够明确,因此令硅谷陷入迷茫。以下为文章全文:唐纳德·特朗普(Donald Trump)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爆冷胜出在硅谷引发了广泛的绝望和焦虑。“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事情。我们应该会熬过去,但显然不应该是现在这种感觉。”美国创业公司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山姆·奥特曼(Sam Altman)在推文中说。

  Zynga联合创始人马克·平卡斯(Mark Pincus)也发表推文称:“人们当年刚刚意识到希特勒能够掌权时是否也是这种感受?”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One联合创始人舍文·皮舍沃(SHervin Pishevar)甚至建议加州脱离美国。

  特朗普的胜选给这场超现实主义的竞选画上了句号,在此次竞选中,作为全球科技中心的硅谷逐渐登上政治舞台。多数批评特朗普的人并没有提及这些公司,但他的当选的确令美国科技行业面临很强的不确定性。

  到了周三,科技行业和贸易组织的很多著名人物都希望缓和自己的态度。然而,他们真正的情绪究竟偏向何处仍然一目了然。

  根据响应政治研究中心(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)的统计,互联网行业向希拉里阵营捐赠的资金达到特朗普阵营的114倍。Facebook CEO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urg)曾经在今年4月的开发者大会上严词指责特朗普的移民观点,但他并未指名道姓。

  后来,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·莫斯考维茨(Dustin Moskovitz)也向民主党团体捐赠2000万美元反对特朗普。Salesforce CEO马克·本尼奥夫(Marc Benioff)和LinkedIn董事长雷德·霍夫曼(Reid Hoffman)也都公开反对特朗普。

  但最著名的例外就是彼得·泰尔(Peter Thiel),这位亿万富豪之前就经常采用逆向投资法。他在声明中说:“感谢当选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。他面临着艰巨的任务,因为我们国家过去很长时段时间都面临着各种问题。我们需要团结一心。”

硅谷
彼得·蒂尔是硅谷中为数不多支持特朗普的人

  而本尼奥夫随后在周三早间发表推文称:“祝贺特朗普总统。民主正是美国的伟大之处。我们现在是时候以一个国家的身份团结在一起了。”

  但在周二大选投票当天,科技行业的人却显得相对自信,他们甚至私下里畅想希拉里当选总统的初期会是什么样子。考虑到竞选过程中的种种不利言论,战略家都希望推动美国总统巴拉克·奥巴马(Barack Obama)在卸任前完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。希拉里曾经表示,她出任总统后将会推动全面的移民政策改革。

  希拉里的政策观点更为确定。她今年6月发表了一份详细议程,阐述了她的科技政策。这份7000字的文档规划了定向税收减免计划,承诺实行奥巴马的网络中立原则,并成立一个全国性的数字安全和加密委员会。由于科技行业在奥巴马任职期间取得了繁荣发展,所以希拉里也自然获得了该行业的广泛支持。

  然而,想要预测特朗普的立场却并不容易。从宏观角度来看,特朗普的自我定位是一个亲商角色,而且他希望将美国的企业税率下调到15%,从而降低企业负担。但他也有一些明确的敌人,亚马逊CEO杰夫·贝佐斯(Jeff Bezos)就是其中之一。在特朗普眼中,亚马逊是个巨大的反垄断问题,而贝佐斯也曾经借助旗下的《华盛顿邮报》攻击特朗普,该报记者甚至被禁止参加特朗普的集会。

  至于特朗普对重要互联网问题的具体态度,观察人士只能通过他的一系列即兴讲话窥见一丝端倪。例如,加密是其中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,而特朗普对采取平衡的措施的呼吁基本漠视不理。针对苹果拒绝为FBI解锁圣伯纳迪奥枪击案嫌疑人手机的做法,他今年2月曾经提出批评。“他们以为自己是谁?谁也不是,我们必须解锁手机。”他接受《Fox & Friends》节目采访时说。

  特朗普还呼吁关闭互联网,甚至开玩笑说,应该让俄罗斯对美国实施网络攻击,找出跟希拉里私人相关的电子邮件。

  BSA法律战略副总裁克雷格·奥尔布莱特(Craig Albright)认为,希拉里快速推进移民改革的前景比特朗普明朗。“这个问题有很多噪音。”他说,“这些噪音如何转换成实际行动?我们将拭目以待。”

  而具体到特朗普这个文化现象,硅谷所扮演的角色非常特别。特朗普非常依赖硅谷的产品吸引网民的热情,并使用社交媒体来放大经济和文化问题引发的焦虑情绪。在竞选过程中,Facebook甚至因为无法达到兼听则明的效果而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:许多网络社区内部的人都无法看到与自己相反的观点,甚至无法看到准确的信息。

  而特朗普最喜欢的服务Twitter也无法克服类似的偏见和烦恼。

  与此同时,硅谷却极易受到特朗普民粹主义的伤害。科技行业汇聚了大批精英,他们拥有巨额财富,但这些成功果实却没有得到广泛分享。这些科技富豪大都支持移民改革和社会自由化。自动化技术的发展对蓝领工作的威胁也在逐渐增加。

  “对我来说,最好的参考就是英国脱欧。”风险投资家弗雷德·威尔森(Fred Wilson)周三早间在博客上写道,“我认为过去10年在很多发达国家酝酿的经济和社会不安因素正在产生恶果,我相信今后几个月或几年时间将会看到更多的‘英国脱欧’。”

  威尔森表示,短期的经济和金融环境将会发生剧烈变化。但他也保持了一个风险投资家一贯的思维:当恐惧来临时,往往也蕴含着机遇。

相关阅读
相关软件
图文推荐